最新地址 http://456ci.com/ | 请使用 Ctrl+D 快速收藏本站! | 获取地址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母女的颤抖 [2/2]- 男人天堂网AV在线视频


「不要弄了。我没有办法开车了。」

刚二好像听不到舞子的话,刚二只顾把手指插入花瓣插入到第二关节。突然,舞子发出很奇怪的喊叫声,双腿紧张的痉挛,刚二只顾玩弄舞子的身体,没有看到车外的情形,但强烈的沖击力,使他了解状况,也在剎那间认命。

在下雨的天气里,驾驶的入不注意的话,当然会发生事故。时间的流动好像很奇妙的慢,在感受到汽车猛烈沖击时,好像对舞子耻丘上的绳子看的非常清楚。也就在这剎那,舞子昏迷过去。

好像有人在刚二身边说话,有人在很远的地方叫他。这个声音在他脑里慢慢旋转,刚二终于张开眼睛时

「啊….. 你醒过来了。」低头看到的是满脸愁色的舞子。

「这是那里?为什么…….. 」

刚二慢慢想起最后的剎那,开始担心自己为什么躺在这里,无力的移动视线看到守治。

「太好了。你昏迷三天,叫人担心死了。」

但看不出守治很担心的样子,但舞子好像很伤心的在刚二的枕边哭泣。

「对不起…. 为什么….. 」刚二用手轻轻抚摸舞子的头发。

「没有关系,那是我不对」舞子拚命摇头,守治在旁严肃的说:

「不是担心那件事。老爸,你再也不能走路了,腰以下的神经完全没有用了。

刚二的手停止看守治的眼神里逐渐出现理解的表情,同时也出现激烈的恐惧感

「让我一个人想一想。」守治拉起舞子,搂着她走出病房。

剩下的刚二茫然的望着天花板。色泽.

美加回来后就皱起眉头。在极像母亲的美丽脸上,冒出羞耻与厌恶的表情。她十七岁。是处女,可是和朋友们的谈话中,已经得到关于性的知识。美加知道她的母亲的生活是受到刚二的帮助。虽然不愿意也没有法子。准备能工作后,马上和母亲二个人自立生活。

她很爱舞子,舞子虽是母亲,但对美加而言,可以说是温柔的姐姐。美加知道舞子已把美丽的肉体给刚二,对这件事也只有默默接受。在发生那件可怕车祸以前,他尽可能的不去碰到舞子的这些秘密。

在发生车祸以前,也自以为知道道刚二与舞子做什么事情,偶尔看到母亲的脸颊红润眼睛湿润,也假装没有看到。

可是发生车祸以后,美加就无法抑制自己越来越强烈的好奇心。那次的车祸使刚二的下半身不遂,也就是说去男性的机能,可是为什么舞子还是露出那样羞涩的模样呢?

美加做了一个假设,但只对了一半。

她想,这个家里只有二个男人,那是刚二与守治,而其中的一个人已经不能做到男人的机能。这样说来,舞子是和守治发生关系了。这样子假设使美加极度震撼。她虽然不愿相信,可是舞子多次散发出的淫蕩的气氛,对自己的想法越来越有信心。

守治比美加大七岁。可是在比她看起来就成熟多了。而且有洗练的举止,是极能吸引女人的男人。自从来到这个家,美加对他一直都很在意。

「这样的守治和母亲….. 」每次想到这里,美加的心就很激动。

今天一定要查个究竟,因为美加回来后立即发觉房里充满奇妙的气氛。查明要做什么? 当然美加也说不出目的。只是觉得不能这样继续做一个明眼的瞎子。

悄悄的走上二楼,美加把书包放在自己的房间,又悄悄回到楼下。非常小心的靠近里面的客厅。在房门前屏息站立,墙很厚,从外面听不到任何声音。可是房里确实有人的动静,也传出淫靡的气氛。忍不住轻轻推动很重的门。紧闭眼睛慢慢用力。构造完美的门意外的轻易无声无息的推开。

就在出现微微的门缝时,美加突然听到情脆的打击声,几乎吓得要跳起来,觉得自己发出沉闷的哼声,但实际上是从房里发出来的。当把眼睛放在门缝上时,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伫立在那里也没有发觉身体在颤抖,那里的景色是美加完全无法想像的。

有一匹雪白美丽的母马,拼命的摇动轮椅。惊慌的美加怀疑自己的眼睛,但那匹母马确实是自己的母亲。她的样子足够使美加惊讶。趴在地上的母亲,嘴里塞入球状的箝口具,钳口具上的二条马 握在刚二手里。腰上有很宽的皮带,一直延伸到轮椅上上。母亲移动身体时,乳房很性感的摇摆。

可是真正使美加受到沖击的,是从母亲的屁股长出来的马尾巴,而且长出的位置使美加难以相信,因为确实是从屁股长出来。美加的手抓紧门把。全身都无力,不然一定会倒下去。轻轻做一次深呼吸,使自己镇静。再次听到清脆的打击声。

妈妈在拚命的拉轮椅。红色的尾巴随着摇摆。好像真的从那里长出来。好像是真的一样。在美加的已经短路的脑海里只留下这样的印象。就在这时候美加有了新发现,在妈妈的身上有浅浅的粉红色痕迹,而且不只是在后背和屁股,雪白的乳房上也有很多随着身体在律动。

美加一时还不知道是什么,但立刻明白那是鞭打的痕迹。因为刚二等里拿短鞭,鞭头分三条,吸满了母亲的汗水发出黝黑的光泽。刚二群起皮鞭打在妈妈律动的丰满屁股上。发出悦耳的清脆声,在妈妈的屁股上又增加三条新的鞭痕时,美加就像自己被打,紧闭上眼睛咬紧牙关,感觉到有一种自己也不明白的,火热的异常感在身体深处流动。

不知何时,美加用双手在学生制服上抱紧自己的胸部,衣服下的乳头不但尖挺,还在脉动。从乳房传出列的电流到达全身,快感使她的眼睛湿润。一双手离开门把,钻进裙子里,手指很自然的到达下腹,知道那里有火热的湿润,美加把眼睛压在门缝上,双手急忙活动。她的呼吸逐渐急促,指尖急速抚摸早已熟习的开关。
就在美加把全身投入包围全身的火热快感里时,客厅里情形情大变。美加再次看清时,妈妈的腰带和媚嘴的道具已经取下。妈妈的全身是汗,身上有粉红色的条纹跪在那里,美加觉得妈妈的那种样子很美。妈妈仍在性感的摇动屁股,一摇动插在屁眼的马尾就扫在她的大腿上,刚二拿一样东西给妈妈,她犹豫一阵子那是模仿男人性器的东西。那东西伸出的电线,握在刚二的手里。

妈妈好像终于下定决心,把双腿分开。完全暴露出阴户,把手里的东西慢慢插进去。美加几乎不能呼吸,难以相信的看着那个东西插进去。她不敢相信妈妈的阴户,能容纳那种东西进入。

突然妈妈开始痛苦,使得美加几乎要叫起来。原来妈妈像跳草裙舞一样的用力纽起屁股。美加真不知道人的身体能那样猛烈活动。刚二笑嘻嘻的低头看妈妈扭屁股。妈妈好像已经不能忍耐,抓住自己美丽的乳房揉搓。

「啊….. 啊……. 」

美加听到妈妈妖媚的哼声,自己的手也忍不住更激动的活动。当用自己的手获得强烈的快感时,美加的身体无力靠在墙上,就在这剎那,她的身体被抓住后丢进房里。美加抬起头时,听到妈妈软弱的喊叫自己的名宇。

「啊….. 守治,这是怎么回事?」

「她在偷看你们,而且还自我安慰呢?」

守治有嘲讽口吻的话更增加美加的屈辱感。她脸色通红的摇头,这是她下意识的动作,舞子看到长成美丽少女的女儿,现在受到羞辱,还强忍住不流泪的样子,心里感到刺痛。插在舞子身体里的假阳具,已在女儿美加进来时停止活动。

「老爷,请你原谅我女儿吧,对我是怎么样都可以…. 所以…. 」

舞子鸣咽着说不出话来,美加茫然的看着围绕她的三个人的脸,刚二是用将有好戏上演的表情看美加。这时候条守治说:

「老爸,我要美加。你可以自由的玩弄她妈妈舞子。我觉得美加很好。」

刚二对露出恐惧表情像求救的舞子说。

「舞子,你女儿美加必须要受到处罚,以后的事是由守治决定,你担心是没有用的。」

刚二的口吻虽然温柔,但舞子知道女儿绝不可能安然无事。舞子伤心的闭上眼睛,同时滴下泪珠。

「还是把那种事忘了吧!。」

刚二打开手上拿的开关。

舞子的身体猛然颤抖,双手抱紧下部,可是从体内传出沉闷的转动声,舞子很快就忘记身边发生的事。把脸压在地毯上,舞子高高举起屁股,为体内涌出的刺激用力运动腰肢。从肛门长出的红尾巴配合着淫蕩的摆动。

美加看到到母亲忘我扭动的情形时,也了解到自己的命运。美加回头看到守治为期待感露出笑容,笨重的摇摇摆摆的站起来。守治把她的双手绑在背后,但美加也没任何反抗,呆呆的站在那里。守治把绳尾绑在天花板的滑车上,把美加吊起美加咬紧牙关忍耐,守至把绳子打结后,问美加说

「我先问你,你还是处女吧?」

美加的脸颊立刻红润,同时点头。

「刚才你自己弄的好像很舒服的样子,真的是那样好吗?」

守治伸手到美加凌乱的制服胸都,从乳房上抓紧新鲜的乳头。

「啊….. 」第一次被男人玩弄的屈辱感与恐惧使美加发出尖叫声。

「不要….不要啊…」

「还说这种话,已经都这样子了。」

守治绕到美加的背后,把火热的呼吸喷到不停摇动的耳孔里,还用双手轻轻抚摸,和用自己的手有完全不同的触感,使得突出的乳头搔痒到痛的程度。守治手指在那里摆弄的剎那,美加的身体颤抖起来。

「真是敏感啊…. 好像和你妈妈一样的好色。从今天起你是我的人了。」

美加虽然想拒绝,但守治的手在她的身上抚摸,阻止她做那种抗拒。每当扭动身体时,甜美的刺激会在身体涌出。

「你的母亲也是淫乱的女人,看吧…… 」

美加从朦拢的眼睛中看到,妈妈变成一只母兽狂乱的样子,虽然立刻闭上眼睛,但那样的影响已是清楚的烙印在脑海里。美加再次流下眼泪。

「不用流泪,你马上也曾变成那样的。」

守治的等离开乳头伸向裙子,裙子落在美加的脚下。守治好像迫不及待的撕下破衬裙,现在只剩下三角裤,

「喂…. 能透明的看到刚残手淫的痕迹」

守治好像很愉快的用手摸沾上蜜汁湿润的地方,使美加发出尖叫声。

「这样湿涤淋的不舒服吧,还是脱了吧….. 」

「不,不要碰我….. 」

守治的手拉到三角裤时,美加用力扭动屁股,但也只能使守治的眼睛有更多的享受而已。

「原来扭动屁股时,这里会变成这种样子啊」

当美加听到这句话停止扭动屁股时,手治立刻把她的三角裤拉到膝头上。吓得美加的身体猛烈颤抖。守治也看到在前面出现尚未绽放的湿润花园,不由得吞下口水。伸手把那里分开,有新鲜的红粉色肉片包围。

当守治的手指摸到时,美加的身体也弹动,然后深深汉一口气。那里也随着微妙的活动。守治站起来脱光衣服,那个东西凶猛的挺立,美加看在眼里,产生难以相信的感觉。

「不用惊讶,你也很快就像你母亲一样了。」

守治靠近美加双手抓住乳房,雨点般在美丽的脸上亲吻,抚摸还没有完全成熟的肉体。过去只有自己的手摸过的身体,在守治粗野的抚摸下激烈颤抖。守治的手指碰到肉体的开关时,美加发出欢喜的尖叫声。

「求求你,温柔一点吧。」

美加以含泪的眼睛望着守治,小声衮求。守治点点头,轻轻把自己东西对正美加,确定位置后,双手抱紧她有弹性的屁股。终于那一刻来临,美加她的上身用力向后即,产生火烧般的疼痛与身体会融化的快感。

二个人的身体紧紧贴合,呼吸急促,美加的美丽乳房压在守治的肩上,就是静静不动,守至美加也会感受到乳房不时的颤抖。守治开始慢慢活动身体。在美加的身上变成数倍的感受。不知何时疼痛已经消失,美加在守治的怀里为目眩般快感不断扭动身体。

疲累到极点的舞子吐出沾满花蜜的假阳具凝视女儿和守治。二个人也不知舞子在看,在快感的波涛中旋律逐渐的增快。

「啊..不行了!」

美加从守治的肩上抬起头,全身随着猛烈颤抖,身体充满快感时,守治也发出野兽般的吼声,身体伸直、不动。当变成一体的二个人结束激烈的交媾后,守治和美加都觉得混身无力,但也都露出满足的笑容。

「清理他们二人的身体吧。」

刚二对含泪的舞子命令后,独自一个人走出房间。舞子在清醒之际,看到美加的腿上有鲜红的血流下去。刚二在第二天自杀。就是用引起车祸的绳子上吊。在桌上有遗书那是给守治的一封信。

守治看到时,受到强烈的打击,觉得眼前是一片黑暗。那里写着刚二最后遗嘱。

将舞子与美加赠送给肉的支配者。